公共体育广告.jpg
世界大冬会上的中国青年追梦人
2019-03-19 09:45: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慈鑫文  
1
听新闻

  3月2日至12日,第29届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城市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举行。作为世界最高水平的学生赛事,大冬会既是世界冠军、奥运冠军等顶尖竞技选手诞生的摇篮,也是无数普通大学生以体育让人生升华的独特舞台。此外,还有年轻的教练员也在这里让自己的竞技梦想以另一种方式延续。此次参赛的中国大学生体育代表团,就有很多这样“追梦”的代表人物。

  奥运名将王濛也是大冬会“新兵”

  运动员生涯经历过无数大赛洗礼的4枚冬奥金牌得主、中国短道名将王濛,此次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大冬会却成了一个“新兵”——这是王濛以教练身份,第一次率队参加大型综合性运动会。

  短道速滑作为中国冬季运动的传统优势项目,自然也是本届大冬会中国大学生体育代表团夺取金牌的重点项目之一。不过,早在本届大冬会开幕之前,王濛就低调地表示,“感谢大家对我们的信任,但也不要有太高的期望。我们争取最好成绩,希望每个参赛项目都有奖牌。”

  王濛表示,和自己这个第一次率队参加大型综合性运动会的主教练一样,此次中国大学生短道队的队员也基本上都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大赛,队员们或多或少都会紧张。

  王濛率领的中国大学生短道队,队员其实主要来自她所执教的“奥运直通计划”速度滑冰国家集训队。去年5月,王濛正式出任速度滑冰国家集训队主教练,这支队伍的名字是“速度滑冰”,其实是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两个项目同时开展,队员主要来自跨项跨界选材,也有部分队员原本就从事速度滑冰或短道速滑训练。

  从去年5月至今,速度滑冰国家集训队成立尚不满1年,但队伍进步很快。王濛表示,队员们的成长速度比自己想象得好太多。已经涌现出一些特别优秀的队员,王濛看好他们进一步成长的前景。

  但毕竟是一支年轻的队伍,加上全队国际比赛的经验还比较少,王濛不想把过重的成绩压力压在队员身上。本次大冬会,王濛对队员们的要求是争取最好成绩,但更重要的,还是希望队员们在这样的大赛里去了解裁判对规则的把握,让他们对规则的理解能够与国际接轨。

  不到一年的教练员生涯,也让王濛深深体会到了做教练的不易,“运动员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教练则要有大局观,有大视野,不会专注在某一个人身上。教练要关注很多方面,从运动员的训练到饮食,甚至连运动员喝水的量都要考虑”。王濛说,当教练很累,除了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和做好,教练还要学会与队员相处,要能够给队员们带来信心,要让队员信任你。

  王濛的执教已经得到了队员的认可,男队队员安凯表示,“王濛教练很年轻,更了解队员的想法。”女队队员黄澜看到的是王濛细心的一面,让队员感觉很贴心和温暖。这一点其实记者也很容易看到,比如训练场上,王濛除了指挥队员训练,还亲自担任后勤工作;当运动员在训练中遇到困难时,王濛也会找队员谈心、沟通,帮助队员增强自信。

  本届大冬会的短道比赛,中国队最终获得一枚金牌,没有银牌、铜牌入账,距离王濛赛前表示的希望每个项目都站上领奖台的目标有一定差距。但王濛还是对队员们的表现感到满意,她看到的是队员们过去10个月以来的艰苦努力。

  回想起去年5月队伍刚组建时队员的状态,王濛说自己当时根本没有信心带着这样一支队伍去完成为2022冬奥会输送人才的目标,“这些队员的能力离自己期待的差距很远。”但是在过去10个月里,这支队伍的成长速度远超预期,这让王濛的信心越来越足,她相信这支队伍一定能够培养出为2022冬奥会效力的优秀短道和速滑选手。

  对于自己的弟子们,王濛不吝赞美之词,也期待着队伍现在面临的一些困难能尽快解决,如国际大赛机会太少。但说到自己,此次带队参加大冬会也是王濛作为教练员的国际综合性运动会“处子秀”,王濛则毫不留情地开始了自我批评,“我的问题就多了,毕竟是一个年轻教练,我在指挥队员比赛时还是有很多缺点的,尤其是在布阵战术时还有很大的问题。”王濛说,因为自己曾经是一个高水平的运动员,所以现在给队员们布置的战术有时还很难让他们以现有的水平去理解和胜任,但她又不能代替队员们去滑,所以王濛与队员们之间现在也在磨合。放眼未来,王濛也给自己提出了新的要求,“我要真正地把自己从一个高水平运动员的高度降下来,跟队员们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我们一起重新开始。”

  周妍希望更多的大学生参与冰壶

  当地时间3月10日中午,中国大学生女子冰壶队结束了在本届大冬会上的最后一场比赛。5∶12负于韩国队的结果,意味着这支由哈尔滨体育学院的大学生组成的队伍最终排名本届大冬会第六名。

  当年中国女子冰壶队四朵金花之一的周妍,此次作为哈尔滨体育学院的体育老师带队参加比赛,这也是周妍第一次以教练员身份参加大赛。回顾本次比赛的过程,周妍首先为学生的表现感到满意,同时,她也再次感受到了国际女子冰壶运动的发展速度之快。对于中国冰壶运动的继续发展,周妍希望更多的大学生能够参与这项运动。

  本次大冬会,周妍带队做了充分准备,但中国队的4名大学生显然在实力上逊于对手。与韩国队的比赛最终5∶12的悬殊比分,让周妍和她的队员们看到双方的实力差距。

  中国女子冰壶队曾在2009年夺取过世界冠军和大冬会冠军,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夺得过铜牌。但在这之后的近10年里,中国女子冰壶已经退出了世界一流强队的行列。

  当年中国女子冰壶队的四朵金花——王冰玉、周妍、岳清爽、柳荫成就了中国冰壶运动的一个时代,如今都已经转换角色,继续为中国冰壶运动的发展贡献力量。王冰玉成为北京冬奥组委的冰壶项目主管,柳荫成为冰壶教练,岳清爽和周妍则成为大学教师,在大学开冰壶课。

  对于中国冰壶实力的下滑,周妍表示,主要还是因为近几年国际女子冰壶的职业化进程太快,国际女子冰壶运动整体水平相比10年前已经有了大幅提升。中国冰壶要想迎头赶上,再像“四朵金花”时代那样只靠一支队伍打天下肯定是不行的。

  过去两年,周妍也看到中国冰壶有了更多的队伍在培养人才和参与竞争,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但是在大学冰壶运动发展这一块,虽然有了一定的成果,比如上海、北京等地的部分高校开了冰壶课、组建了学生的冰壶社团等,但是从冰壶作为一项非常适合大学生参与的冰雪运动项目角度而言,发展速度还不够快,发展潜力还很大。

  场地受限是制约冰壶运动走进更多高校的一个主要问题,高校自身基本上都没有冰壶场地,而社会上的冰壶馆又非常少。周妍在此介绍了哈尔滨体育学院的一个经验,学校只建了一条冰壶赛道,就满足了学校开设冰壶课和校冰壶队训练的使用要求。周妍说,如果有更多的冰壶赛道当然更好,但一条冰壶赛道起码可以让学校把冰壶运动开展起来。

  身在高校,周妍发现大学生对参与冰壶的热情很高,如今冰壶运动的发展环境也比10多年前好很多,这让作为中国冰壶第一代运动员的周妍感到欣慰。

  对于未来,不管是在大学教冰壶课,还是有机会继续带队参加比赛,周妍的最大心愿都是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参与冰壶运动,让中国冰壶真正告别冷门的处境。

  “首金”选手安凯的平常心

  都说幸运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本次大冬会上为中国代表团夺得首金的短道速滑运动员安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当地时间3月4日晚上,第29届世界大冬会短道速滑男子1500米决赛上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领先的两名韩国选手在比赛进行到倒数第二个弯道处发生碰撞,双双摔倒,原本位于第三位的中国选手安凯后来居上,一举夺冠。这是中国代表团在本届大冬会获得的第一枚金牌,由于此后中国代表团再无金牌进账,安凯也成了本届大冬会中国代表团唯一的一名冠军选手。

  “幸运”成了很多人对安凯夺冠的评价,但幸运并不会无缘无故砸在一个运动员头上。

  从这次比赛来看,韩国队实力强大,东道主俄罗斯队也派出了最强阵容,而中国队的参赛选手包括安凯在内都是第一次参加像大冬会这样的国际大赛,经验不足,心态也更容易起伏。

  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对手太强和中国队以年轻队员为主,本次大冬会中国短道队最终也只收获了安凯这一枚金牌,成绩不甚理想。这凸显出安凯夺金的不易。

  而以一颗平常心参赛,便是安凯成功的关键。

  对于此次大冬会,安凯说自己没有定太高的目标,都是一场一场比赛的去拼,尽可能保持一个平稳的心态,发挥出自己平时的训练水平。男子1500米从预赛、四分之一决赛、半决赛到决赛,队友们一个个遭到淘汰,安凯最终成为唯一晋级决赛的中国选手。而在决赛上,两名韩国选手朴池原和洪景焕实力都在安凯之上,到比赛最后阶段,两名韩国选手也牢牢占据着领先优势,但安凯一直跟随在后。正如主教练王濛所说,短道比赛因为选手之间经常发生碰撞,比赛结果存在一定的偶然性,比赛不到结束的一刻,谁都不敢说冠军的归属。这场男子1500米决赛就是如此,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安凯将夺得铜牌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果真发生,两名韩国选手为争夺冠军发生碰撞,最后双双摔倒。原本第三位的安凯乘势而上,第一个冲线。

  对于中国代表团来说,这是一枚宝贵的金牌,对于安凯来说,这也是他运动生涯的一次里程碑。

  原本从事轮滑项目的安凯在8年前转换到短道速滑项目上,在黑龙江、吉林两省运动员占绝对统治地位的中国短道速滑界,来自山东省的安凯也显得有些孤独。

  但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幻,安凯一直保持着一颗平常心,他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这让他在坚持了8年的短道速滑训练之外,还兼顾学业,进入中国海洋大学就读。

  此次参加大冬会,对于安凯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大赛经历。说到这枚金牌,安凯认为大概也是因为自己的心态较好才受到了幸运女神的眷顾。

  其实,安凯的“平常心”,并不表示他没有愿望和追求。作为一名运动员,参加奥运会也是安凯最大的梦想,但他知道,自己距离实现这个梦想还有很大的差距。不过,此次大冬会的夺冠至少让安凯对实现自己的奥运梦更增添了信心。当然,他更清楚成功不可能一蹴而就,安凯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从参加短道速滑的世界杯和世锦赛起步,也许不久之后,他就会出现在这些比赛的赛场上。

  “飞向空中的鸵鸟”李忠霖

  当地时间3月3日晚,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西北郊的索普卡运动中心异常寒冷,在这里举行的本届大冬会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比赛上,具备整体实力优势的中国队连续出现了运动员失误的情况。最后,来自吉林体育学院的李忠霖在男子比赛中夺得一枚银牌,这也是中国大学生体育代表团在本届大冬会上获得的第一枚奖牌。

  比赛结束之后,李忠霖把银牌挂在了一个一名队友的脖子上,他说这个成绩属于整个团队——是队友们给他的鼓励和支持让他度过了不久前发生的一次人生挫折。

  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是冰雪里的极限运动。运动员高速在雪道上滑行,然后腾空而起,还要在空中做各种翻滚动作,最后平稳落在雪坡上。中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的教练曾告诉记者,全世界玩这个项目、达到一定水平的运动员大概也有几十人,因为太难、太危险了。

  李忠霖最早练的是体操,这练就了他较强的敏捷、协调能力,也让在从事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项目之后,能够很快上手。

  在克服了初期的恐惧之后,李忠霖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项目上成长得很快,他把自己形容为“飞向空中的‘鸵鸟’”,寓意是人是不会飞的(就像鸵鸟一样),但偏要向空中飞翔。当自由式滑雪空中运动员高高地飞向空中,完成令人眼花缭乱的高难度动作后稳稳落地时,除了现场观众会爆发出惊叹和尖叫声,作为运动员也一样是内心澎湃。

  李忠霖的竞技生涯一直还算平稳,但直到此次大冬会之前的一次世界杯比赛上,李忠霖遇到了自己生平第一个巨大挫折。

  他回忆,那只是在完成一个难度并不高的动作,但是出现了重大失误,不仅动作失败,而且他也受伤较重。李忠霖说,这是自己从事这个项目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受伤,当时自己心里也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

  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运动员那飘逸潇洒的空中身姿令人赏心悦目,但又有多少人知道运动员付出的艰辛和面对的危险。

  是教练的鼓励、队友们的陪伴,让李忠霖一边疗伤一边恢复信心。

  李忠霖回想起自己6年前与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这个项目的偶遇,而后在这个项目里不断挑战自我、超越自我,最终是对自我的再发现。每一次面对挫折,特别是重大挫折,才是人生突破自我的主战场。李忠霖说,作为一名运动员,不让自己的运动生涯留遗憾的唯一方法就是竭尽全力。

  心结没了,心境就豁然开朗。

  甚至在伤还没好透的情况下,李忠霖就重新开始训练,并且如愿参加了此次大冬会。

  面对世界名将、俄罗斯选手马克西姆,李忠霖此次夺得银牌已经是极大的成功。当人们为中国代表团收获本届大冬会的第一枚奖牌欢呼时,又有多少人知道这枚奖牌对李忠霖的意义。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也许未来还会有更多的艰难困苦,但是对于李忠霖来说,他都拥有了更坚强的信心去面对,直至自己实现站上冬奥会领奖台的梦想。

  学霸型大冬会中国代表团旗手杨诗琦

  原本只是为了让女儿有一个健康的生活方式,于是带着女儿滑雪的杨诗琦妈妈,却没有想到女儿因为滑雪得到的回报远远超出了想象。

  当地时间3月2日,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的一间咖啡馆,记者见到了跟着女儿来到当地的杨诗琦父母。他们在前一天刚刚得知,杨诗琦将成为第29届大冬会开幕式上中国代表团旗手。

  女儿能够参加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已经让他们喜出望外,如今,又有这么大的一个荣誉降临到女儿身上。

  一个优秀大学生也完全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运动员,杨诗琦以自己的经历击碎了所谓的“文弱书生”的形象,也以自己的经历号召更多的大学生爱上运动。

  因为母亲喜欢滑雪的缘故,杨诗琦在小学时就开始滑雪,此后,无论学业压力多大,她都没有放弃滑雪,而父母也一直信奉“运动有助于调节孩子身心”的理念,鼓励孩子在繁重的学业压力下坚持滑雪。杨诗琦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2017年,她从家乡大连以高分考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滑雪让整个人心态更平和,同时滑雪也是一项极限运动,可以让人对生活比较有激情和热情。”杨诗琦这样评价滑雪带给自己的收获。

  在父母眼里,滑雪带给女儿不仅是身体更加健康,性格更加阳光,而且,还让她的人生观更加积极——不畏困难、乐于助人、有团队精神。

  这些素质也是当代大学生应具备的品质,所以,杨诗琦在校园里也是滑雪运动的积极推广者,她希望更多的大学生能够在滑雪中成长,如今她也看到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对滑雪产生了浓厚兴趣。

  据她介绍,虽然北大滑雪协会在北京大学形形色色的学生社团中规模并不算大,但目前协会的注册成员也有5000人左右。到了雪季,社团每周会组织一次滑雪活动,100多名滑雪爱好者统一乘车滑雪。她从大一到大三,见证了滑雪运动在校园里逐渐受到欢迎的过程。“可以明显感觉到参加冰雪运动的人在变多,各个学校都在推广冰雪运动。”杨诗琦说。

  作为北大滑雪队队长,杨诗琦还以自己参加世界大冬会的经历向大学生们展示了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人生飞跃的体验。

  与各国大学生运动员同场竞技,在大运村与各国大学生交往,在赛场上,还肩负着个人理想的实现、学校和国家荣誉的承载,这样的经历是一名普通大学生很难想象的,却又是锻炼价值巨大的。

  与具有专业运动训练背景的运动员大学生不同,杨诗琦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因此竞技水平只能在业余选手中拔尖,在本次大冬会的比赛成绩并不突出。但随着学校体育的价值正在中国被深入发掘,大运会的比赛成绩正在淡化,中国将有更多的像杨诗琦这样的大学生运动员有望走向国际赛场,获得宝贵的人生锻炼。

  韩雪容,另一种“别人家的孩子”

  来自中央财经大学的韩雪容,从小跟着父母一起玩滑雪,她和本次中国大学生体育代表团担任开幕式旗手的杨诗琦一样,滑雪、学业两不误,高考时都是以优异成绩考入知名学府。

  虽然滑雪的时间不短,但韩雪容一直都是把滑雪作为业余爱好,在上大学之前,她从未想过自己还能参加滑雪的国际大赛。不过,在韩雪容上大一那年,第28届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举行,那届大冬会上,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在组建滑雪队时第一次从普通大学生里选拔业余滑雪选手参赛,韩雪容由此在心底种下了一个梦想的种子,她希望自己能像当时参赛的中国普通大学生那样,参加一次世界大冬会。

  也是从2017年阿拉木图世界大冬会开始,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施行了滑雪项目参赛选手的新的选拔办法——在全国大学生滑雪挑战赛上取得大冬会比赛项目前四名的选手,获得世界大冬会参赛资格。去年的这个时候,韩雪容在全国大学生滑雪挑战赛上如愿获得前四名,顺利进军今年的世界大冬会。

  韩雪容的父母跟着女儿一起来到了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对于女儿,父母有过千万种的寄托,学习好、性格好、考上名牌大学、学一个好专业……但就是没想过这个在父母眼里还有一些娇气的乖乖女,竟然成了一个可以参加国际大赛的运动员。

  当地时间3月7日,韩雪容参加本次大冬会高山滑雪女子大回转项目,顺利完赛,成绩是第60名。对于近两届大冬会才开始让大学生业余运动员参赛的中国代表团来说,这个成绩已经非常不错。

  其实,相比起比赛成绩,人们更关注的还是像韩雪容这样的大学生业余运动员在校园体育领域起到的明星带动作用。

  韩雪容的父亲韩晓东向记者表示,女儿的这次大冬会之行一定是她此生最宝贵、最有价值的一段经历。作为父亲,韩晓东能够深深地感受到从追梦到实现梦想的过程对女儿的激励作用,韩晓东相信,这种激励会影响她的一生。

  更让韩晓东有些惊喜的是,身边很多同事、朋友家的孩子都把女儿作为了偶像,这些孩子不仅希望像韩雪容一样品学兼优,更希望像她一样爱上滑雪运动,努力争取未来也能够代表国家参加大赛,在这个意义上,女儿的榜样作用已经不单单体现在学习优异上,而是号召更多的学生应该爱上一项运动。

  

标签:安凯;新兵;奥运名将
责编:吕翔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