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体育广告.jpg
淮安门球老将吴洋:健康有“门”道 快乐要追“球”
2018-07-04 11:13:00  来源:江苏体育总会  
1
听新闻

  周末,早上8点,吴洋准时出现在球场上,站稳立定、低头瞄准,轻挥球杆……每个动作都一丝不苟。在6月14日举行的江苏省第十九届运动会群众项目门球比赛中,吴洋和队友们为淮安取得了一银一铜的好成绩。回来后仅休息了一天,他又投入到训练当中,因为已经习惯了这种运动方式,一天不打就浑身难受,“门球打了21年,也因此获得了健康、荣誉和快乐,早已经割舍不下了”。

  吴洋今年43岁,在众多两鬓斑白的门球爱好者当中算是“小年轻”。然而,拥有21年球龄的他又是淮安门球界的一员“老将”。

  1997年,当时还在市老干部活动中心工作的吴洋,被单位挑选进了刚组建的门球队,以备战第二年举行的江苏省中青年门球锦标赛,“因为工作的缘故,我之前也接触过门球运动,但那时我就觉得门球是老年人玩的项目”。

  经过训练之后,吴洋发现打门球还挺有意思的。他说,门球看似简单,却兼具了台球的撞击技巧、围棋的大局观、象棋的随机应变,接触得越深入就越发喜欢这项运动。

  只是在训练场上,二十岁出头的吴洋在一群平均年龄超过50岁的球友当中很是显眼,他充满朝气的身影也成为门球场上一道别样的风景。吴洋说,越喜欢门球就越想打好它。为了更深入了解这项运动,他甚至自学了门球裁判、教练员课程,成了一个“场上能打,场下能教、场外能判”的门球“全才”。

  在吴洋家里最显眼的位置,摆放的是他参加比赛获得过的奖牌、奖杯,这既是他门球水平的见证,也是他征战球场二十多年来的美好回忆。这其中,他最为看重的是第四届江苏省门球球王争霸赛冠军的奖杯,“这个比赛两年一届,我一届不落都报名参加了。”他说,从最开始的小组被淘汰,到后来的第六名、第三名,再到冠军,他看到了自己的进步,收获了成功的喜悦。

  在众多奖牌奖杯中,两枚省运会奖牌虽不是最贵重的,但却意义非凡。吴洋说,门球今年首次登上省运会舞台,为了能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他和队友们从年后就开始备战了,“别看我们年龄都不小了,可训练的劲头一点不比专业运动员差。”吴洋回忆,他们每天早上5点半在球场集合,练习到上午11点;吃过午饭在场边稍微休息一下后,下午1点多钟又开始训练和教学比赛,一直要持续到傍晚六七点钟。平均每天在球场上呆十几个小时。

  本次省运会上,吴洋和队友取得了团体赛亚军和双打季军的好成绩,但他还觉得有些遗憾,“上了赛场就是要争冠军,今年与金牌擦肩而过的遗憾,只能留到四年后的第二十届省运会来弥补了”。

  纵横球场21年,吴洋身边的球友换了一拨又一拨,他自己也从毛头小伙变成了中年大叔,但他对门球的热情却越发炙热。现在的吴洋,除了每天坚持打球之外,还跟国内其他几位志同道合的球友成立了一个名叫“新生代”的团队,专门致力于门球运动的推广。吴洋说,虽然门球已经在国内传播几十年了,可依然有不少人对它充满了误解,“有人嫌它节奏缓慢,不够精彩,也有人说它是老年人的运动,其实门球完全不是大家想象的这样子。”

  按照吴洋的说法,打门球的基本动作包含了瞄准、击球、拾球和移动,在活动中伴随着快步走或慢跑,可以使全身的运动器官特别是手,臂、腰、腿、脚以及视力、听力、内脏和神经系统都得到锻炼。“外行人看门球觉得只不过是球碰球而已,其实门球跟斯诺克、围棋一样,有攻有守,讲究攻防兼备,简而言之就是争取自己多得分,干扰对手少得分。”吴洋说,门球运动技战术的运用和整体配合,以及打球所处的位置和目标距离,都需要提前在头脑中进行计算,脑力活动量相当可观。“门球的运动量和节奏是可控的,因此适合老中青所有年龄段。年龄大的人可以打得慢一些,运动量少一些;年轻人不但可以打得节奏更快,而且还可以打出高难度撞击球,观赏性也非常高。”吴洋说,现在国内一些城市少儿门球、中青年门球活动开展得红红火火,这股新生力量也令门球赛事更加精彩,更加好看。

  与其他球类运动一样,门球场上也充满了偶然性,这项运动也因为悬念十足而充满乐趣。

  吴洋说,门球场上双方实力无法绝对地影响比赛结果,高手瞄准很久未必能够一击必中,而新手随意一打或许就是难得的好球,这种对结果的未知感也让所有参与者乐在其中。

标签:门球;江苏省;训练
责编:徐鑫
下一篇